您当前位置:金沙城中心娱乐网址>金沙城中心官方网站>2019年澳门葡京视频-微信朋友圈4周年:当我关闭了朋友圈,我都关闭了些什么?

2019年澳门葡京视频-微信朋友圈4周年:当我关闭了朋友圈,我都关闭了些什么?

2020-01-09 13:26:07

2019年澳门葡京视频-微信朋友圈4周年:当我关闭了朋友圈,我都关闭了些什么?

2019年澳门葡京视频,原创 2016-04-21 bamboo 北美留学生日报

不知不觉,朋友圈已经在我们的生活中存在4年了。

2016年1月13日,在离我家第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我在车里给我的一个朋友发微信说:

“我把朋友圈关了,我受够了。”

那个时候的我,是真心实意地觉得自己做了件大事。

在过去的整整一年,我都在因朋友圈而亢奋。

去年暑假的时候,我回国实习,可能是创业公司充满活力的生活给了我很多灵感,我每天几乎都在直播自己的生活:开会了要发朋友圈,出去参加活动要发朋友圈,老板亲自下厨给我们做面条要发朋友圈(谄媚),看到任何喜欢的文章要立刻转发,再配上一条精心写下的评论,潜台词就是:“看!我是时代的弄潮儿。”

那段时间,我变得异常敏感,很多小事我都会记得牢牢的,像一个枕着枪睡觉的女战士,对风吹草动都很警觉,随时准备摁下那个熟悉的按钮,谱写一下人生的篇章。这带给我的直接后果就是——难过的情绪因为记录下来而被放大,让我更难释怀;尴尬的事编成段子以后,随之而来的“哈哈哈”和点赞消解了我的尴尬,转而被一种渴望关注的情绪而取代……

朋友圈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而我也开始深深迷恋上这个小舞台,迷恋那些点赞和评论,看到那个小红圈就像看到了一朵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我也是研究莎士比亚和黑泽明的人,但为了点赞和评论,从此我天天都在想段子。我没想过当段子手,但我希望成为一个可以有很多点赞和评论的人。所以,明明只是一点小事,我都要找出一个梗,然后叙述得尽量好笑。比如说,明明只是崴了脚,我非要把自己说成“一个不适合直立行走的人”;明明只是吃饭的时候筷子掉进了旁边女生的包里,我非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不知道如何是好的社交恐惧症患者;明明只是手机死机了一下,却非要说自己恨不得拿手机去喂狗......

当然,光发不行,我还要使尽浑身解数来和朋友们保持互动,点赞及时,评论中肯。

看到自拍就夸美;看到风景照就表示羡慕;看到美食就说你怎么光吃不胖,哭哭;看到秀恩爱的就说夫妻相,好帅/美。

一切都如行云流水,信手拈来。我不再只活在地球上,我活在朋友圈里。

所谓物极必反,在我又一次因为某天在学校里看到了两只松鼠打架而专心致志编段子的时候,我突然有种反胃的感觉。我在干嘛啊?我停下来,翻了一下微信通讯录,突然发现几百号人里,有很多人其实我连他们的真实名字都不知道。我天天这么乐此不疲地给一群半生不熟的人展示自己的生活,我到底图些什么啊?于是,我大手一挥,跟眼前的松鼠说,你们爱跟谁打架就去打架吧!我不玩儿朋友圈了!

simple又naïve的我,不知道的是,就在我点下那个“停用”键后,我对朋友圈的使用才真正开始。

关闭朋友圈了,我就完全不看,完全不发了吗?

呵呵,并没有。

但是,我看的方式和发的方式都不一样了,比起以前点开“发现”按钮就有无数条状态涌来,我因为已经宣布了自己关闭了朋友圈,现在再看再发,成本都变高了。但也正因为这样,朋友圈竟对我产生了新的启发。

1. 关闭朋友圈之后,那些还会让你专门费事去点开他们头像看朋友圈的人,才是你最在乎的人。

我微信里有一个绿茶联盟,起名原因大家都懂。我删了无数点赞之交、不熟的校友、已经疏远的高中同学,但惟独这个小组我一直都舍不得删。没错,是舍不得。是发自内心的舍不得,就是如果她们手机坏了没办法再玩朋友圈了,我会惋惜到给她们寄个新手机的地步。

其实她们发的就是典型的常常被吐槽的最招人烦的状态:各种创业见大腕儿,心灵鸡汤爱情锦囊,自己做的提拉米苏樱桃慕斯......当然,不管发什么,总要有千年一个姿势万年一个表情的自拍。

“今天见了加州创业联盟的会长,聊了很多,收获也很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加油!”

“今天在地铁上给一个黑人老奶奶让了座,旁边一个美国小哥看我的眼神,我觉得他就要爱上我了。”

“要一直一直努力,要让明天的自己感谢今天的自己!”

可是我关闭了朋友圈之后,我还是会不厌其烦地回去看她们,成为了她们最忠实的地下粉丝。

这是为什么呢?明明反感这些人,我为什么会对他们的朋友圈有这么大兴趣呢?

因为比起审美,可能我更能从审丑中获得快感。我知道这些人不仅在我眼里low,在别人眼里也一样low,他们每天发的这些东西,就像是一个自以为美丽但其实很丑的人打扮得花枝招展过马路一样。以前都说“丑就丑得低调一点”。现在不了,请高调地丑,请公开地丑,请不要偷偷躲起来丑!

不然的话,我上哪儿去找乐子去啊! 那种快乐,其实是来自人性的黑暗面,是一种审视别人的需求得到满足后的快乐,是找到了嘲讽对象的兴奋。就像当初芙蓉姐姐和凤姐爆红,也是因为如此。这些长相普通、资质平平的女生却有着明显不匹配的自信,这让很多看客觉得兴奋,觉得刺激,就像舍不得删掉这些人的我一样。

而那些正在环游世界,每天都发精致美丽的风景图片的朋友;那些充满正能量,每天都发自己的读书笔记和健身打卡的朋友;那些非常爱读书爱思考,每天转发的都是深度好文的朋友……

对不起,我根本想不起来。

关掉了朋友圈,我却和我自己真实的三观碰了面。

2. 你没你想象的那么重要,甚至,你根本想象不到你自己有多不重要。

以前,我一天发十几条,全方位无死角地展示自己的生活,力求打造一个活泼积极,乐观向上,既有东方的含蓄又有西方的自嘲的好青年形象。连不是自拍的图片我都要精心调滤镜。

我关闭朋友圈的时候,其实还在暗暗期待:“应该会有很多人来问我怎么突然不发状态了吧,希望他们不要太担心!”

但是,呵呵,真实的情况是:压!根!就!没!人!来!问!过!我!

我真是克服了巨大的心理压力才把这个说出来。一个如此兢兢业业、默默耕耘的段子手,在离去之后,竟然没有惹起半点尘埃。悲哀,悲哀。

就在我感慨人心不古的时候,有一个多年不见的大学同学突然微信我:“最近怎么不发朋友圈了?”我一下眼眶有点湿润,看来还是有人惦记我的。赶紧回他:“没什么啦,就是突然不想玩儿了。”

他接着说“你最近都挺好的吧?在国外不容易,好好照顾自己。”我一下眼眶又有点儿湿润,朋友还是老的好啊。

正要准备发点儿酸兮兮的话,那边马上接上一句“对了,你暑假回来吗?能不能帮我女朋友带个包?”

我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绝了堤。

禁闭期间,我中间我还是有偷偷发过几条朋友圈的。比如今年的情人节实在有点儿忧伤,我按照惯例,又在朋友圈分享了一遍好妹妹乐队的《祝天下的所有的情侣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其实,刚刚发完我就后悔了,有种自己精心呵护的清白名誉一下被毁了的感觉。我静静等待了一下,想着回几条之后我就在把这条删掉。结果呢?是的,根本没人回我。

王菲以前说过,“如果有天我不再唱歌了,请你们忘了我。”如果有天我不再发朋友圈了,请你们忘了我……啊,你们居然真的忘了我。

所以,如果手机面前的你也被朋友圈所困,但又害怕自己不再发状态之后朋友们会担心你。那听我一句,千万别怕,大胆关了吧,根本没人会发现的!他们发现了也根本不会在意的!

3. 其实,你根本无法逃离社交网络。

刚刚决定以后再也不玩朋友圈的时候,我非常郑重地把自己的签名改成了“朋友圈已关,并没有屏蔽大家”。我当时是怎么想的呢?我以为关闭朋友圈的意思是别人以后就看不到我以前发的那些状态了。

后来,我充满正义感的室友,实际上是对我犯傻的行为实在看不下去了,好心提醒我:

“你知道么?我现在看到的你的朋友圈就是这样。”

原来,关闭朋友圈的真正意思是你从此不再看别人的了,而不是说别人就看不到你的了。

我当时有点儿眩晕,这个x算是装失败了。这又是朋友圈的一个奇妙逻辑:当你决定不再使用的时候,你只能选择离开,而无法消除自己留下的痕迹。你永远不可能卷起铺盖卷就能干干净净地抽身。

不再用朋友圈以后我就战胜了碎片化,开始拥有更多时间,静下心来读更多的书,好好健身,重视生活中真正的朋友了吗?

呵呵,还是没有。

因为我只是个凡人,自制力是想象力的百分之十左右。

不玩儿朋友圈的第一天,我看书,吃饭,和朋友插科打诨,和老师斗智斗勇。

不玩儿朋友圈的第二天,我看书,吃饭,和朋友插科打诨,和老师斗智斗勇。

不玩儿朋友圈的第二天,我看书,吃……啊啊啊,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我像一个复吸的瘾君子,哆哆嗦嗦拿起手机,重新点开那个已经灰暗的“发现”,数十条状态又绽放在我面前,“啊,张三他们去黄石了,点赞。” “李四做的口水鸡看起来很好吃唉,点赞!” “韩梅梅和李雷终于公开了,点赞!”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仿佛一股清流潺潺流入我的心田。陶醉。

然后我不屈的灵魂又苏醒了,痛骂自己堕落之后,又一次开始了关闭——开——关闭——开的死循环之中。

而且,我不光用朋友圈,我还用微博豆瓣知乎facebook instagram啊!不用朋友圈我就彻底离开人群了?并不啊。小隐隐于林,大隐隐于不玩儿手机。

社交网络才是现在这个世界的big brother,你永远都不会真正逃离。

作为一个非常爱思考但行动力基本为零的好青年,我又开始了新一轮反思。朋友圈塑造了我,这不是最可怕的。因为我最初也是抗拒过朋友圈的,而现在我又关闭了朋友圈。所以,曾经那真正抓住我的,让我强迫症一样地每隔五分钟就去刷一次朋友圈的,让我迷恋那些其实一文不值的点赞和评论的,到底是什么呢?

是焦虑。是无孔不入的,7x24小时的,密密麻麻的焦虑。

几年前,刚来美国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没有朋友圈,我对微博的依赖几乎也是病态的。只要不是在睡觉走路,我一切可以玩儿手机的时间都会在刷微博,甚至连看书写作业,我都要每隔几分钟看一下微博。我用微博看新闻,看电影,买东西,和朋友互动,记录自己的生活,就像我曾经依赖朋友圈那样。

那个时候每天的生活都很寂寞,突然面对一个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陌生的语言,一切都要重新适应。我是被实实在在踢出了我的comfort zone,再也没有唾手可得的娱乐、讯息、社交。所以,在面对完不得不面对的那些人和事之后,我自然就会去努力寻找一个会让我感到熟悉,并且能够轻松进入的环境:之前是微博,之后是朋友圈。

朋友圈里的我们,关心粮食蔬菜,岁月静好,热爱生活,找得到入口去探究这世界上一切复杂事物的本质。男生们都关心国家大事,富有正义感,女生都喜欢健身读书,有一群相亲相爱的好姐妹。我不用再担心无法准确地表达自己,不用再焦虑无法理解对方的含义。朋友圈对我来说,是一个真实存在的社区,一群随时在线的讲中文的朋友,是一束家乡方向射来的月光。所以,我一头扎了进去。

我以后还会玩儿朋友圈么?不知道。尽管现在想起来自己以前常常刷屏很傻,但我还是结婚那天朋友圈要发什么都想好了。关闭朋友圈这几个月来,我看到了自己真实的一面。我也曾经渴望关注,但现在挣扎着去摆脱社交网络。而我获取的最重要的事实是——

我们真正的困境从来不是一个social media,不是一支smart phone;而是我们内心的那个空洞,无论多少点赞、评论、自拍,都无法填满它。

那么,什么可以填满呢?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

漫画来源:john holcroft;jean jullien

后记

什么可以填满呢?

事实上是“当时我们使用社交网络的时间越长,抑郁的可能性其实越大。”

这是美国匹兹堡大学的最新一项科学研究,研究表明“那些在社交媒体上花费时间最多的人患抑郁症的几率是那些在社交媒体上花费时间最少的人的1.7倍。”

该研究面向19-23岁之间的1787个年轻人及他们最常使用的11个社交软件,包括facebook、youtube、twitter、google plus、instagram、snapchat、reddit、tumblr、pinterest、vine和linkedin。调查结果非常惊人:被调查群体每天使用社交软件的时间长达61分钟,而且每周会有30余次登陆不同社交账号的记录。有些被调查的对象甚至认为自己有很困难的睡眠障碍,尤其是在周末时这种情况就更加明显。

而如果你还一直认为失眠是件小事,那真是太天真了。研究显示,失眠和早醒可能是临床学上抑郁症的早期表现形式,而且长期失眠则正是诱发抑郁症的结症所在。

研究还发现,虽然社交媒体使用越频繁,越会增大患上抑郁症的可能;但其实也有很多人是患上抑郁症之后才开始沉迷于社交网络,希望从中找到精神寄托。

最后,重要的事情只说一遍:晚上睡觉之前不要再玩手机了。如果你有一颗早睡的心但又按捺不住手机诱惑的话,那么,日报君建议你打开手机软件背背单词....(嗯,这个建议不要信。)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我在和你吃饭,你却在玩手机。”朋友,你又要每天花多少时间在社交网络上呢?

日报实习编辑骆美岑对此文亦有贡献。

review

◆◆往期回顾

抑郁症

学校有着教会背景,校规严格,如果被发现贩毒或者吸毒就会直接被开除。在作者上学的几年里,每学期都有很多看似品学兼优也很受欢迎的学生们因为毒品问题被开除。对于drugs,也就是大多是中国家长们会谈虎色变的毒品,作者本人有了更多的了解甚至亲身经历。回复“毒品”回顾一篇相关文章《面对美国校园里难以避免的毒品存在,我们要有心理准备》

关注微信公众号:《北美留学生日报》(id: collegedaily)

正规网投博彩